X
编辑:老莫 发布时间:2016-07-18 20:57:24 

迷一般的声音

3840444582240644369

 

如果说神秘园和班得瑞是New Age“新世纪音乐”的启蒙,那么Enigma和Deep Forest就是 world music“世界音乐”的先锋了,当然 enigma 也被人称为“新世纪天团”,其实他们的风格是“世界音乐”。

      这首曲子多年以前可是影视节目中T台时装模特走秀的标准背景音乐,感觉有点搞笑,不过事实就是如此。从 Disco 节奏开始,伴随着僧侣的吟唱,直到秘鲁排箫的洞穿时空声音出现,三大 Enigma 音乐元素聚齐的时候,你会深深迷恋上这种音乐,很少有人在第一次听到他们的这首音乐时不着迷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提起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我也有很多年没听他们的音乐了,而且乐道上也一直没人推荐这首作品。

      这首sadness 来自《Enigma 1》专辑的前三首,这三首有一个共同的名字:《Principle of lust》(贪婪的原则),贪婪三原则分别是:1:Sadness(悲伤)2:find love (寻爱):Sadness (再次悲伤)。 好深奥啊,不愧是灵性音乐的必选曲目。

       

      打赏乐道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乐道~

      背景
      Enigma这支来自德国的乐队,或多或少你都应该有所耳闻。他们是早期准许引进大陆的国外音乐之 一。从1996年的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宣传片的主题曲Return To Innocence(返璞归真)一定给大家留下 了不少深刻的印象。

      Enigma!谜一般的音乐……

      enigmaenigma

      Enigma!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

      Enigma!带来令人神往的意境与旋律……
      以其神秘主义风格吸引了无数乐迷。神秘主义的主题用现代电子乐来表现,使人产生一种时空交错的奇妙感觉。其中的人声也非常美妙:女声亮丽动人,如夜莺一般悦耳;男声低沉隐约,令人着迷。乐队的音乐取材也非常广泛,源于世界各地。Enigma融合了数种相互衡突矛盾的音乐类型:格里高利圣咏唱诗班、黑人舞曲旋律节奏、法语说白和类似Vangelis音乐大师作品的键盘音乐效果。欲营造出虚无灵妙余音妖娆的空幻音乐天地,是“NEW AGE MUSIC”的代表。
      当然如果你是NewAge音乐爱好者都应该非常熟悉“Enigma”这个标志性的音乐品牌,但大多数听众却很难对Enigma的音乐轻易地来一次概括或者下一个确切的定义。或许另外还有一些朋友并不知道Enigma是何方神圣,不了解他们的风格,但是一旦属于Enigma的熟悉旋律响起,您一定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希望能通过这样的音乐专题让大家更全面地了解他们的音乐足迹与音乐风格。
      Enigma源自于希腊文,英语解释为“谜,不可思议的东西”,因此很多国内听众甚至媒体将Enigma称之为“谜乐团”或者“英格玛乐团”。其实这个称谓并不确切,Enigma只是一个“project studio(策划制作组)”,而非由若干固定演唱成员组成的乐团 。
      那么Enigma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音乐呢?虽然我们习惯并笼统地将之归入“NewAge”,但却很难描述Enigma的独到特色。制作人Michael Cretu曾经道出过其中的玄机,事实上Michael Cretu一直想走出欧洲传统流行音乐的束缚,他所钟爱的音乐风格偏向于Pink Floyd和Yes,但这类非主流音乐类型在日益商业化的市场中已经越来越难听得到。Michael Cretu便开始朝着自己理想的王国迈进,自己写作,并且在不少作品中动用了两种非常奇特而且不为世人熟知的声音——秘鲁风格的排萧和由修道士演唱的类似格里高里圣歌风格的旋律,编曲上再衬以洒脱、懒散的Disco节奏,由此构成了Enigma极富个性的基本框架。因此在Michael Cretu所营造的独特音乐世界中,我们即可以隐约感受到古典严肃音乐的影子,又可以直接感受到通俗流行的电子配器;能听到最悠远的少数民族部落自由而悠长的吟唱,又能够欣赏到教堂唱诗班庄严而宏大的和声。也因为这些,Michael Cretu拒绝掌声和荣誉以及别人给Enigma“定制”的风格上的定义。
      Enigma将会继续下去,永远让人期待,期待它另一『迷』般的音乐创作!

      乐队风格

      最无论你在世界什么地方,都可能听过这样的声音:一种天生的美国式的圣歌,一种通过西方流行音乐节奏表现出来的遥远的非洲部落或严肃的宗教的回声。这就是谜的音乐。它的名字和风格都是那样令人鼓舞。并且难以置信地在世界范围内都得以广泛的流传。然而,很多时候,人们只是闻其声,却极少了解“谜”背后的故事。“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合? 这位躲藏在“谜”背后的男人叫 Michael Cretu ,是个天才的音乐家和制作人。在过去的8年中,Cretu 一直在西班牙的伊维萨特岛上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他却与合作者兼歌手Sandra(桑德拉,他的夫人)创造了一个流行音乐的新时代,在其他的商业性宣传中,你实在难以找出用英语、法语、拉丁语交融的格里利圣、超现实主义的笛声、女人的呼吸声、以及永远无法琢磨到的音源。到1997年为止,ENIGMA 共出版了3张专集(不包括重新混音版本),每一张都是可点可圈的佳作,并且已成为德国流行音乐史上的瑰宝。所以尽管 Cretu 拒绝掌声和荣誉以及别人给“谜”下的风格上的定义,可是他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抱怨的了。。。

      乐队历程

      Cretu 于1957年5月18号出生在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1965年,Cretu 进入当地的一家音乐学校 LYZEUM No. 2 读书,它是一所专门培养年轻的音乐人才的学校,主修科目是钢琴。1968年,在巴黎学习了5个月的钢琴。1975年,Cretu 和全家移民到原西德的Homburg(汉堡

      enigmaenigma

      ),并考入法兰克福音乐学院。1978年毕业后开始在一家音乐室工作。在1979年他在 Polygram(宝丽金)旗下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Moon , light and Flowers》。Cretu 的工作帮助了他1980年获得第一个奖项,这是他作为制作人职业的不错的成绩。1983年 Cretu 在 Virgin 旗下发行了专辑《Legionare》把他推向创造者和制作人的位置。他负责制作的 Sandra 第一首国际性单曲 "Maria Magdalena" 和另一张 SOLO 专辑《Die Chinesische Mauer (The Chinese Wall)》。随后出了一些专辑《The Invisible Man》和《Die Chinesische Mauer (The Chinese Wall)》差不多,不过是英语的。1985年开始他作为一名制作人,同 Moti Special , Tissy Theirs 一起工作过。1987年通过 Sylvie Vatan 认识了 Mike Oldfield,并协助 Mike Oldfield 制作了专辑《Islands》。在 Mike Oldfield 的鼓励下,劝说 Cretu 少接触当制作人,而去从事音乐写作。

      1988年2月7日,Michael Cretu 同 Sandra Lauer 结婚,并且不久到 IBIZA(地中海的一个小岛)生活,他们在那里有一个古老的农场和一个录音室(A.R.T. studios),Cretu 在老房子的地下室建立了一个旅店,并且经常邀请朋友来做客,他在那里生活的很快乐。1989年,他开始在自己家庭录音室禁闭不出。他说:“在完成Sandra专集成功后,我第一次有时间来做自己的音乐。”
      “谜”的另外一个主角,Cretu 的夫人Sandra,在所有“谜”的唱片中的女声演唱都是由她来完成。这一队夫妻搭档堪称流行音乐的典范。Sandra 全名 Sandra Lauer,1962年5月18日出生。12岁时,她就推出了个人单曲 “Andy,Mein Frund”(安迪,我的朋友)。16岁时,她与2个女孩子组成了 Arabesque(阿拉伯风格)演唱组,在当时的日本非常走红。1985年,Sandra 开始了单飞生涯,在 Virgin 旗下推出了专辑《The Long Play》(漫长的演奏)。1987年出了她个人的第一张编辑版本专辑《Ten On One》,并开始与 Cretu 一起合作,美国和加拿大地区发行发行了《Everlasting Love》(永恒的爱)专辑。1988年她发行了下一个录音室专辑《Into a Secret Land》。1990年在“Enigma” 推出首张专辑之前,她还推出了热门专辑《Paintings in Yellow》(黄色油画)。当时公司正在着手制作的《MCMXC a.D》中需要一个唱法文的女声。Virgin 公司老板 Richard Branson 决定由 Sandra 来扮演这个角色,于是 Enigma 就诞生了。在这之后,Sandra 在丈夫的协助下还出过3张专辑,但影响力明显不如 Enigma。在Enigma 成功后,她于1992年发行了《Close to Seven》,制作和写作都由 Cretu 来完成。后来,在这张专辑的基础上又出了编辑版本18 Greatest Hits。
      enigma
      enigma

      从欧洲流行音乐中解脱出来,Cretu 着手于自己最喜爱的音乐:概念性的,如 Pink Floyd 或 YES 乐队之类的。他说:“我总是喜欢这样的音乐,但是我不再购买他们的唱片,因为我必须做出我自己的唱片。”

      Cretu 在他的音乐中用到了2中截然不同的并不时髦的取样声音——秘鲁风格的排萧和修道士唱的格里历圣歌旋律,而洒脱、懒散的 DISCO 节拍是他的独具匠心。这也是当时 Enigma 彻头彻尾地独创性中最吸引人的地方。
      1990年10月, Enigma 的首支单曲 “Sadeness Part I” 首先推出,这首歌成为他们最著名的热门单曲。紧接着推出的个人专辑《MCMXC a.D》(公元前2000年)成为德国有史以来卖的最好的专辑,一共销售了1200万张,在41个国家登上了专辑排行榜冠军,并且在美国排行榜200名中停留了5年之久。在90年代流行音乐稳步前进的时候,谁也没想到 Enigma 居然没有追随标准成功的流行规则,而是运用了笛子和中世纪的圣歌的咏唱和电吉它、铜管等现代乐器,传达着现代人的气息、情感和能量。
      这张专辑中的经典歌曲 “Mea Culpa”(我的过错)、“Principles Of Lust”(欲望的原则)、“The Rivers Of Belief”(信仰之河)都非常出色。另外一个非常值得赞扬的是 《MCMXC a.D》采取了高超的录、混音技术。
      在1991年的时候,《MCMXC a.D》推出一个限量版本,增加了4首曲目,不过都是在原来专辑歌曲的基础上重新相互混音乐并延长而成,所以这张唱片从开头到结尾都有一气呵成的感觉。限量版唱片的封面设计与原先几乎完全相同,但是用一种灰暗色的绿背景代替了原来的黑色。总的来说,《MCMXC a.D》是90年代流行音乐史上的一张杰作,它的音乐具有高度的独创性且一次次地营造了一种独一无二的氛围。到目前为止,这种声音和氛围只有被另一位艺术家成功地模仿并改进过,就是 Delerium 和他们的专辑《Semantic Spaces》,而大多数人尝试这样的音乐都失败了。2年后他开始为电影《Sliver》(银色)作电影原声碟。
      1993年, Enigma 的第2张专辑《The Cross of Changes》(变换的十字架)推出。由于第一张专辑的成功。第2张专辑还未正式推出便已得到140万张CD的订单。这张专辑不但拥有上张专辑的气质,而且是一个进化。它的封面设计的非常有味道:是一个黑色的圈及一个有人特点的机器物走在前头,画线看上去非常模糊不清。
      《The Cross of Changes》共有9首歌曲,并且每首歌曲的开头都与上张专辑相似,只是在各种背景下出现了明显不同的男声。
      在《The Cross of Changes》中诞生了2首热门歌曲:“The Eyes Of Truth“(真理的眼睛)和 “Return to Innocence “(回到纯真)。特别是 “The Eyes Of Truth“ 涉及到更多交响乐的成分,它明显倾向于带有现代节奏的的拉普人圣歌的歌曲结构。作为一种合唱,这首歌使人感到幸福和愉快,其中的一个理由是 Enigma 已经将兴趣的触角伸到古老的北欧音乐文化。拉普人就是生活在瑞典、挪威、芬兰和俄罗斯北部的居民。这首歌曲音乐录音带的成功更使用得它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一首热门单曲。
      1994年,《The Cross of Changes》出了一个“特别版本”,类似于上一张的“限量版本”,在“特别版本”中加入了3首歌曲,每首曲子增加了重新混音部份,但与“限量版本”不同,它们之间并没有相互混合在一起。而且相比之下,“特别版本”比“限量版本”更加稀罕。由于它在美国没有发行,所以世界上的一些唱片店中很难找到“特别版本”这张唱片。
      1996年11月25日,Virgin 唱片公司首次在全球同步发行 Enigma 的最新专辑《Le Roi Est Mort, Vive Le Roi!》(这是法文,中文翻译是国王死了,国王万岁,台湾翻译改朝换代,英语是The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第一首单曲便是 "Beyound the Invisible"(冥界之外)。新专辑与以前相比不仅气氛有所不同,而且鼓的音色更加平和,出现了新的少数民族的声音——从祖鲁人到拉托维亚人,被评论界誉为肯定是目前为止 Enigma 最一元化的专辑。
      在这张新专辑中传达了许多自然的、哲学的观念,这个观念的主题就是“为什么”。 "Beyound the Invisible" 是 Enigma 的一首经典的单曲。通过 Cretu 的声音铺垫着一种不可抵挡的圣歌迭句和有里的旋律。
      2000年,Enigma 再次推出专辑《The Screen Behind The Mirror》(浮世镜)。
      2001年,Enigma 推出精选专辑《LSD: Love, Sensuality and Devotion [Greatest Hits Colledtion] 》和历年歌曲的混音专辑《LSD: Love, Sensuality and Devotion [Remix Collection]》。
      1条评论

      Lily

      英格玛的专辑大学的时候都听过,好老了。但我不喜欢班得瑞,就像不喜欢理查克莱德曼。英格玛的这首是T台标准乐,我觉得主要是因为它的节奏非常适合,其次僧侣吟唱够逼格,女声又够性感。性感有品高冷,符合很多T台服装的定位,哪里搞笑了?

      2017-01-18   16:11:15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