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交响乐》第三乐章-Adagio

流波上的舞 于 2011-09-15 推荐

如夏花般绚烂的憧憬

喜欢拉赫玛尼诺夫的人都会被他的拉二、拉三所吸引,还有《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因为他的作品具有浓郁的斯拉夫民族色彩,旋律优美,热烈奔放,充满激情。似狂风骤雨、排山倒海般地将感情倾泄出来,就像把全世界的森林都倾泻到地上一样,那么的酣畅淋漓。且激情与浪漫交相辉映,激情迸发时的高潮,让人热血沸腾。

我曾看过霍洛维茨演奏老拉作品的视频:老人端坐在钢琴前,巨大的手掌在钢琴上翻飞,手指在键盘上轻灵地跳着舞,十指轮番向键盘伸缩,状如飞快的抚摸,钢琴在他手下就像一个孩子的玩具。他那著名的左手力度,那排雷轰鸣般的低音,令人神往。

拉赫玛尼诺夫的Adagio是一位朋友发给我的,并要我答复是谁的作品。 因为拉二、拉三给我的记忆太过鲜明了,所以起初他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还包括瓦格纳。莫扎特、贝多芬等因风格迥异首时间就被我排除出局了。

除了几首著名Adagio外,我遍寻西方著名古典音乐大师后,曾经想过俄罗斯,可是却只关注了柴可夫斯基,柴可夫斯基的柔板有段旋律与拉赫玛尼诺夫的这首柔板非常相近,但毕竟不是,我居然没有感觉到其斯拉夫的风格。还一度以为是像Ennio Morricone或者John Williams这样大师的电影配乐。

不过这段柔板确实像电影的配乐,场景恢弘壮观,内容丰满、充实,有一个整体的故事情节,十分戏剧化。刚开始的一段旋律好像大师在回忆昔日的美好时光,内心充满了柔情:悱恻缠绵,幽怨哀伤。弦乐的丝丝缕缕倾入了我的心扉,使我想起了一个希腊神话:月神西宁爱上了俊美绝伦的牧童恩戴米恩,西宁为了让他永远陪伴着自己,就用魔法使他长眠于青山绿水间,永远都不会醒来。每当夜色降临,月之女神飞落人间,来到恩戴米恩的身边,无限缱绻、万般爱恋地用温柔的月光注视着他,爱抚着他,亲吻着他。即使恩戴米恩看不见,听不见,感觉不到,但是他是幸福的,因为他并没有死,他被深爱着。因为每天晚上的那个月亮,那个月光,那位美丽的女神,永恒地、痴情地、无望地爱着他。在爱情的面前,即便是神通广大的女神也和平凡的女子没什么两样。爱你才想永远地拥有你,爱你才害怕你会离开。

在独自的夜晚,你会为我流泪,为我叹息吗?

你会像我怀念你一样的思念我吗?

旋律似水、思念如织、月光倾泻、岁月流逝。

你是我唯一的牧童,我会是你永恒的月光吗?

听着这首乐曲,总是有种无法名状的悲伤,侵入骨髓的哀痛,在心中蔓生曼延,我突然领悟到这首乐曲带给我心灵震撼的原因:它唤醒了我内心深处长眠不醒的一部分,那是一种年少时的憧憬,一种从来不曾实现而且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一个美好的憧憬,一种如夏花般绚烂的美好憧憬,我曾以为它是刻骨铭心的,可是很早以前却被我遗忘的无影无踪了,甚至我连它曾在我心中存在过都不记得了。还有那些在过去的人生旅途中失却的许多东西,———亲密的朋友、蹉跎的岁月、逝去的亲人、幸福的时光,往日不可追的懊悔,让你潸然泪下,不能自已。。。。。

第三乐章被认为是拉赫玛尼诺夫写过的最优美的乐章,完成于1907年。虽然依然有着拉氏阳光下忧郁的碎片,却能让你感受到一股温暖和幸福的力量。旋律简单却温柔,欲言又止,欲说还休。这个温暖动听的乐章,也被不少电影选取片断用作配乐。 据说拉赫玛尼诺夫与一位匿名为 Re 的女士有着无以尽言的感情,一生难得见面,只能鸿雁传书。这个乐章则是把这种抑郁在内心深处的爱意喷发出来,乐曲中一个贯穿始终的动机据说与俄语“你爱我吗?”的音节音调极其相似.。

提起Adagio,大家一般会想起马勒、阿尔比诺尼、马尔切诺等的柔板,拉赫玛尼诺夫的这首柔板好像被众多的音乐爱好者忽略了。相比拉二、拉三,我更喜欢这首柔板,它更含蓄,柔美, 更能触动我的灵魂深处。


      微信打赏乐道
      微信扫一扫支付

      <《第二交响乐》第三乐章-Adagio> 有 1 条留言